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
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
中人網 > 中人社區 > 老狼999的空間 > 博客
中國人工作時長高居世界前列,全面推廣每周休2.5天靠譜嗎? ...
2020-04-24 10:05:03 | 中國 , 休假
可以適當延長“五一”與春節假期,以此來增加法定假日數量,縮短同發達國家的差距;同時,還可以通過完善社會保障體系、減輕家庭稅負等渠道,來切實提升民眾的幸福感——相比于延長假期,或許這些才是人們更為在意的事情。

《財經宏論》由騰訊新聞與優質媒體聯合出品,深度解讀宏觀經濟熱點焦點問題

本文由蘇寧金融研究院(ID:SIF-2015)原創,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消費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,首圖來自壹圖網。

“周末plus”的腳步正漸行漸近。

近日,南京市召開戰疫情、擴內需、穩增長“四新”行動動員發布會,提出“培育新消費,打造夜間經濟品牌,試行每周2.5天休息制度”。

在此之前,浙江、江西、甘肅隴南、河北等地也都發文鼓勵推行“周末2.5天”彈性作息,意在每周多給居民半天的閑暇時間。

消息一出,不少人歡欣鼓舞,直呼“家里蹲”的日子終于要結束了,市場上甚至出現了關于“2.5天休假能否在全國普及”的討論聲音。不過,也有人對此表示疑慮與擔憂,認為此舉推行起來并不容易。

那么,2.5天休假是否會大范圍鋪開?我們不妨從經濟學的角度來做一番討論。

1

每周多放半天假,自然不是讓人們“肥宅”的,而是為了促進消費。


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的整體向好,恢復經濟成為當前一大重要任務。這其中,除了有序推進復工復產之外,提振消費市場同樣重要。

究其原因,就此次疫情來看,盡管線上消費需求全面爆發,但線下消費受到的沖擊不容回避,餐飲、酒店、旅游等眾多服務行業陷入困境。

雖然相當一部分人并非沒有消費需求或消費能力,但他們卻不得不將相關領域的消費延后,這便助長了市場短期有效需求的收縮。另外,一切生產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滿足消費,消費需求收縮勢必會制約行業復工復產的進程,以及國民經濟重回正軌的步伐。

為此,很多地區紛紛采取了發放消費券、提供購車補貼等措施。而周末2.5天休息的安排,則是為了激發出“假日經濟效應”,即人們利用節假日集中旅游購物,以此來帶動市場繁榮和經濟發展,我們熟知的春節小長假和“十一”黃金周,每逢此時都會迎來一波消費小高潮,這也為經濟增長注入了活力。

事實也正是如此。例如,江西省在《關于打好“組合拳”提振旅游消費的通知》這一文件中明確指出,要求各市、縣(區)人民政府和省政府各部門,引導居民健康出游,推行周末彈性作息,實行景區門票優惠等,營造良好旅游消費環境,引導廣大游客健康放心出游,加快振興疫后旅游消費。甘肅隴南市發布的《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促消費穩增長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》里也強調,“為了拉動消費,每周星期五下午,各行政事業單位在完成工作任務、安排好值班人員的情況下,可以鼓勵其余職工休假旅游等”。

種種利好,都指向了旅游業。

眾所周知,旅游業是天生帶有出行和聚眾屬性的典型行業,受疫情沖擊是最嚴重的。雖然當前眾多行業都開始按部就班地復工復產,但絕大多數旅行社的復工之路遙遙無期,其中相當一部分更是面臨著現金流緊張、企業成本受損、員工收益受損、業務損失慘重、服務難度加劇、旅游合同糾紛等困境。

而就旅游業本身來說,不僅涉及到餐飲、酒店、交通、景區景點、商超、娛樂設施等諸多領域,還關聯到農業、園林、建筑、金融、保險、通訊、廣告等其他配套產業部門,它貢獻了11%的GDP和近8000萬個就業崗位,對國民經濟發展的意義深遠。

從這個角度看,如果旅游消費能夠迎來回暖,勢必會帶動一系列行業的消費復蘇??紤]到足夠的閑暇時間是出游的必要條件,南京等地嘗試實行每周2.5天休息制度的做法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2

如果不考慮疫情的因素,延長周末假期至2.5天這件事本身,對于經濟增長也是頗為重要。

誠然,經濟的增長與社會的繁榮離不開人們的辛勤勞動和努力工作,“勞動創造價值”、“勞動最光榮”也是全社會普遍認可的理念。然而,現代社會生活一再證明:工作絕非財富和提升自身福利的唯一來源,閑暇時間的增加與合理利用,同樣對經濟發展有著極大的促進作用,用馬克思的話來說 “可以支配的時間,就是財富的本身”。

具體而言,足夠的閑暇時間對國民經濟的積極影響,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:

一則,能產生“閑而優”效應。

科技的進步與現代化大生產的發展,使得腦力勞動占比和強度越來越大。在實踐中,不僅常常需要勞動者處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,還會要求勞動者具有創造性的思維。此時,光靠吃飯睡覺斷然是不夠的,還需要有足夠的閑暇時間作為保障。這既能幫助勞動者“休養生息”,更好地恢復體力和腦力,又能極大地豐富人們的精神文化生活,使其得到全面和諧的發展,進而以更加健康的體魄和更為充沛的精力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。

二則,容易催生“閑中學”效應。

經濟學中有個著名的“干中學”概念,是指人們在生產產品與提供服務的同時,也在積累經驗和知識。殊不知,積累經驗和知識絕不是只能在工作中進行。而利用閑暇時間,勞動者除了恢復體力腦力之外,還可以接受教育或是進行職業培訓,甚至可以總結工作中的經驗教訓,這一切必然會帶來人力資本質量的提升,進而增進生產效率、推動經濟發展。

三則,可以創造出新的需求。

縱觀歷史,除了前文提到的旅游、餐飲、酒店以及電影業、體育賽事、文藝演出等服務行業之外,因閑暇時間的增多而發展起來的行業還有各種工業產品,如電視機、錄像機、健身用品、樂器等等,這些都要得益于人們在閑暇時間中日益增多的新需求,而國民經濟也因此得以源源不斷地發展前進。

四則,為人們的“第二職業”營造了條件。

最典型的例證便是當今社會的“斜杠青年”,崇尚擁有多重職業身份的他們在都市中已成為一抹亮麗的色彩,不斷地嘗試和突破,充分挖掘了他們的潛力,在豐富自己工作經驗、生活閱歷的同時,還為社會經濟發展盡自己的力量。而這些能夠付諸于實踐,都離不開足夠的閑暇時間。

然而放眼全球,中國人在職場上的“拼”可以說是出了名的,因為剔除周末的雙休,國人每年的法定休假天數為16天,且不說荷蘭、丹麥、瑞典等高福利國家與法國、英國、美國等發達國家,單說在亞洲地區,我國的法定假日也明顯低于日本、越南等國家(見下圖)。另外,從工作總時長上看,2018年中國人均全年工作時長達2100個小時,僅次于墨西哥的2225個小時,遠高于其他國家的工作時長。

這當中,不少大城市中的“996”、“5+2”、“白+黑”等加班現象已是見怪不怪,即便是公務員隊伍,如今也是忙碌不堪。

基于上述考慮,此次疫情之下,一些城市提出嘗試實行每周2.5天休息制度,無異于釋放了一個積極的信號。

3

話說回來,每周2.5天休假這件事究竟能不能“遍地開花”?


客觀地講,這一措施雖然對于忙碌的中國人來說是個好消息,對于提振消費市場也是一大利好,但真正落實起來恐怕還是有很大難度。因為就目前而言,疫情防控工作還遠遠沒到結束的那一天,不少地區依然面臨著較大的境外輸入壓力,而延長周末很可能就意味著增加疫情蔓延的風險。

另一方面,一季度我國經濟受到疫情的沖擊比較明顯,絕大多數地區的企業生產經營狀況都不容樂觀,收入和現金流受阻、資金周轉困難、利潤減少、訂單合同違約等風險都不會立即消散。故而,從用人單位的角度看,當務之急必定是加快恢復生產經營,此時若是給予員工每周2.5天彈性休假,無疑會加重企業負擔。

跳出疫情,我國當前所處的經濟發展階段尚不足以支撐“2.5天彈性休假”的全面鋪開。從國外經驗看,無論是北歐高福利國家,還是歐美發達國家的居民,幾乎都曾有過工作量大、上班繁忙的經歷。而高度發達的經濟恰恰是人們實現長時間休假的前提保障,正應了那句眾所周知的“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”。

雖然我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但人均GDP在世界的排名只有70名上下?;厮輾v史,我國的周末休假制度曾從1天、1.5天調整到2天休假,這已經算是社會經濟發展的結果。

所以,2.5天彈性休假很可能需要更長時間在小范圍內試點和探索,不宜也不能操之過急。

不過,我們依然可以從其他方面做文章,以滿足民眾客觀存在的閑暇需求。比如,適當延長“五一”與春節假期,以此來增加法定假日數量,縮短同發達國家的差距;同時,還可以通過完善社會保障體系、減輕家庭稅負等渠道,來切實提升民眾的幸福感——相比于延長假期,或許這些才是人們更為在意的事情。

來源:蘇寧金融研究院